bet365提款快吗
今天是: 2019年4月24日  星期三
祖统工作
您当前位置:首页 > 祖统工作
我在民革这些年
[发布时间:2015-04-15 08:55:02]   [文章编辑:网站管理员]

在民革的日子里,有些人、有些事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令我难以忘怀……

我原是民革中央的工作人员,自1989年到民革中央联络部工作,就一直负责对台和海外事务工作,见证了两岸关系跌宕起伏的过程,对两岸同胞有着特殊的感情。我先后担任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在参加多次海内外调研考察之后,我的视野不断拓宽,对两岸工作也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和理解。

近年来,民革在积极推动两岸和平发展方面做了许多努力,也取得了很多成果,比如构建海峡经济区的提案、推动“九二共识”的提案,都是我们民革较早提出来的,我为自己是这个“大家庭”中的一员而自豪。除此之外,在民革的日子里,还有些人、有些事一直萦绕在 我的脑海,令我难以忘怀……

二十年前,广州市政协的一个提案引起了我和同事们的注意。那时候的广州日报、广州晚报铺天盖地的刊登着一则新闻——广州市政协《关于恢复重建在广州白云山脚的中国远征军新一军印缅阵亡将士公墓的提案》引发社会反响。

这个提案令我感触很深。我的祖父郑洞国作为最早参加抗日战争的国民党将领之一,于1943年参加中国远征军被派往印度担任新一军军长,在这次对战中,他既要维系好中美同盟关系以共同作战,又要维护国家尊严,对一些大国沙文主义的行径予以制止回击。可以说这段军旅生涯,是他一生中最辉煌也是最曲折的历程。这场战争意义非凡,它代表了中华民族的一种精神,因为这些烈士都是在抗日战争中为保卫祖国和民族的独立和尊严而牺牲的,他们身上所展示的精神气概,体现了我们整个中华民族的正气。如今,我们生活、发展的环境和条件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和平年代,如何继承好、发扬好先辈的精神和传统是我们必须认真思考的。我想,无论是站在我个人的角度,还是国家民族的立场,我都有责任、义务来促成这件提案被采纳,让这些英烈有安息之地。

于是,我和同事们展开了长达数十年的调研,当我们到达广州白云山山脚下,眼前的场景却令人触目惊心,本该庄严、肃穆的公墓却成了热闹嘈杂的菜市场,垃圾遍野,烈士墓被砸,烈士尸骨被抛弃,墓园被毁……这样的境况,令台湾及海内外烈士后人痛心不已,参加调研的几位同志忍不住哽咽起来。

中国远征军书写了中华民族在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悲壮而伟大的一页,这段历史应为两岸所共同纪念铭记,所以我代表民革中央在全国政协会议上先后两次提出重建公墓的提案。2012年,是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70周年。回顾远征军的历史,再联想到当前情况,两岸关系已经步入了和平发展的轨道。在我看来,两岸可以从纪念远征军的契机为切入点,就一些相关问题进行接触与交流,形成共同维护中华民族利益的共识。于是我在当年的全国两会上呼吁恢复重建广州白云山山脚的中国远征军新一军印缅阵亡将士公墓,还建议中央及有关部门高度重视并拨专款用于修复烈士墓地。

可是事情一波三折,由于各级政府、各个部门缺乏协调,迁建费用不足等问题,导致此事还没有完全解决。我一直给自己打气:虽有波折,但我们一定会得到满意答复的!我也常常鼓励同事们:“要是没有问题,没有困难,要我们这帮人干什么呢?”

2003年,台北动物园里86岁的大象“林旺爷爷”去世,它是伴随过远征军的最后一头大象。而奔赴过印缅战场的战士,如今最年轻的也有80多岁了。每每想起那些长眠于地下的烈士,我的眼睛又不由自主地模糊了。呼吁重建烈士公墓这件事,我始终抱着积极的态度。即使再过二十年那些墓地还是老样子,我也不会放弃,因为参政议政、建言献策是每个政协委员的重要职责。为了英烈,我会坚持呼吁,永不停歇。

这些年来,我对促进两岸和平发展工作的一腔深情,也皆缘于我的祖父。他曾担任民革中央副主席、黄埔军校同学会副会长,长期致力于海峡两岸和平统一大业,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祖父是带着遗憾走的。临终前他跟我们讲:“我曾经是个军人,这辈子对生死看得很淡,你们要好好生活,不要为我难过。我现在对国事、家事均无所憾,只可惜没看到祖国统一。”

沿着祖父的足迹,带着祖父的心愿,我加入民革继续为两岸统一而努力。这期间经历过酸甜苦辣百般滋味,才明白做好两岸工作实属不易。但再难我们也要坚持,实现民众的心声,就是我们的工作目标。

2012年,我曾以“两岸关系与民革的祖统工作”为题与网友进行一次在线交流,有两位网友的问题令我记忆犹新。一位问我:“最近接触一个台湾底层人士,感觉他对大陆很亲近,但对政治的认同感很少。为什么台胞会有这样的态度?”另一位问我:“身为民革中央副主席,您到过台湾吗?他们对两岸关系未来发展抱何种态度?”

我盼望两岸早日实现统一,无论是在日常生活中、还是工作中我都时刻关注着两岸的交流与发展。我乐意同网友们交流民革的实际工作,更愿意用亲身经历回答他们的问题。

我曾多次去过台湾,对台湾有一定的了解。台湾是个多元的社会,不光是经济多元化,在政治、文化等方面也是多元化的,因此人们的想法、意见有所不同。由于两岸隔绝了这么久,有些台湾民众对我们不了解,对两岸统一的认识有差别。我认为,这就是台湾岛内的社会现实,我们开展两岸交流活动,推动祖国统一大业的完成,需要在这个现实的基础上进行。

民革中央曾多次组织调研团前往台湾,以增进两岸人民之间的相互理解。每次去台湾,我们都不怕没有饭吃,就怕不去吃会得罪人。2011年,我们和时任民革中央主席周铁农到了台湾高雄,乡亲们知道了以后,完全自发地邀请我们到台湾最好的金典大酒店聚会。那天的聚会氛围特别令我们感动,乡亲们扶老携幼,有的甚至开车20多公里到酒店看望我们。一对中年夫妇要和我们照相,我看他们非常眼熟,没想到这位乡亲说:“你没见过我,你见过的是我父亲。”这时我才想起来,这位中年人的父亲被大家称为“许老爹”,是在高雄做糕点的小业主,他总是很慈祥、笑咪咪的,一看就是一个非常和善的老人。2007年的时候,许老爹和其他的台湾高雄村里长们来过大陆,和我们建立起非常深的感情。许老爹也很想参加这次聚会,但是临出门的时候因为身体原因没能赶到,老人家非常遗憾,特别提醒他的儿子说,“你一定要把我亲手做的点心送给亲人们,这是你的任务,一定要交到他们手里哦。”

正所谓有往有来——每年都有台湾南部的乡亲,应民革中央的邀请到大陆参观走访。他们走过很多的地方,所到之处都有大陆同胞热情欢迎。在参访中,台胞确实体会到祖国大陆同胞把他们捧在手心里的感觉。还有不少台湾工商界的人士也前来大陆交流,例如台南有一个较大企业———奇美集团,创办人是许文龙先生,这位老先生收集了很多中世纪的小提琴、大提琴、中提琴,他有600多把名贵提琴,有的提琴一把就值上亿欧元。2009年的时候,他率领着奇美的管弦乐团,带了28把珍藏提琴,到北京、上海、南京、宁波、佛山等城市做公益性巡回演出,当时就是我陪着他走完全程。老先生和他的乐团,受到了大陆同胞的热烈欢迎。

如此看来,两岸同胞之间有着深厚的感情基础。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通过两岸的和平发展、两岸的民众交流,让两岸的同胞经济利益联系在一起,两岸同胞的心灵联系在一起,感情不断融合,社会不断融合,最后变成一家人。到那个时候,两岸统一是“瓜熟蒂落、水到 渠成”之事。


我们会更加积极努力,为两岸民众“当桥梁”、“系纽带”,为两岸和平统一工作倾注心血,翘首期盼这一刻能早日到来。


版权:中国bet365提款快吗_bet365娱乐城平台_bet365体育在线备用  电话:0434-5083355
地址:吉林省四平市铁西区英雄大路1719号市委2号楼  邮编:136000
技术支持:吉林省响铃公主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吉公网安备 22030202000087号